首页>长沙新闻 > 打工仔捐肾成英雄 被爆料是为了赎罪

打工仔捐肾成英雄 被爆料是为了赎罪

[摘要]湖南一打工仔给陌生人捐肾,而一夜间成了英雄。后被国内知名媒体爆料,称该打工仔曾参与抢劫,他是为了赎罪而捐肾。究竟是怎么回事?

湖南打工仔为20万捐肾:悲怆救家狼烟起

真相究竟如何?记者深入采访,结果得知,他捐肾,并非英雄之举,也不是心灵的赎罪,而是因为听说捐肾能获得社会救助20万,从而改变自身的经济状况。英雄变狗熊的背后,折射的是一位生活在社会底层的打工者,为生存所迫而苦苦挣扎的无奈现状……

不堪重负去抢劫

谢永付是湖南省浏阳市杨花乡迎新村人,1978年8月生于普通的农民家庭,上有80高龄的爷爷奶奶,下有他自己的孩子,但人多劳少。2005年,谢永付的第一个儿子患先天性心脏病,前往医院治疗,却被天文数字的费用吓坏了,夫妇俩一咬牙将其遗弃,回来后,他们抱头痛哭。第二年,弟弟又患了严重的肺病,需要一笔巨额医药费,一家老老小小哭声不断。

谢永付上过初中,没有一技之长,但却要承担起一个大家庭的重担。谢永付只要一踏进家门,爷爷奶奶、父母亲便会一齐数落:你干嘛去了啊,全家都要依靠你了啊!谢永付板着脸,也不回话。为了逃避,谢永付整日很少着家,灯红酒绿的世界,对他极具诱惑,渐渐地,谢永付染上了赌博,债台髙筑的他常被债主追逼得不敢回家。谢永付不堪重负,他决定铤而走险!

2007年8月的一天,谢永付接了本市大瑶镇居民陈建法的一个电话,称有要事相商。他立刻赶往大瑶,刘加强也在,他们都是在赌场上认识的。三名赌徒相聚,商量如何能弄到一笔钱,三个人想到了一处:抢劫。9月30日晚,三赌徒相约在大瑶镇六医院门口会面,到毗邻江西省的上栗县抢劫摩托车。晚7时许,谢永付和陈建法驾驶刘加强借来的摩托车来到上栗县政府广场。谢永付发现不远处停放着出租的摩托车,便要陈建法以租车到大瑶找人的名义上前联系。这是一辆峰光牌125型摩托车。车主系上栗县村民叶贤美,他们很快谈好了价钱。谢永付先走一步,赶回大瑶,刘加强已经在那儿等候多时。几名赌徒汇合一处,将叶贤美骗到大瑶镇棠花出口花炮厂附近的小路上。深夜11点多,四周寂静无声,三名歹徒立刻围了上来,将叶贤美困在中间。陈建法伸手去夺取车主的车钥匙,谢永付指着车主大喝道:“放老实点,不然我砍死你!”

陈建法得手后,谢永付和刘加强上前搜身,只获得13元钱。谢永喝道:“你的手机呢?”

车主周身瑟瑟发抖,说:“我没有……”

谢永付在叶贤美的身上仔细地捏摸一遍,失望地骂道:“妈的,你怎么连手机都没有啊?!”

随后,三名劫匪迅速逃离作案现场。赃车由谢永付以500元的价钱贱卖。陈、刘各分赃款150元,谢永付获得200元,但刘加强认为自己出的力最大,谢永付只好再给了他50元。

2007年11月18日,浏阳市公安局大瑶派出所接匿名举报,11月20日,秘密传唤了该镇居民陈建法。陈建法对抢劫摩托车一案供认不讳,但是,对谢永付、刘加强二人,虽然经常在一起玩耍,除了知道他们的绰号分别叫“付妹子”、“刘海”,其他一无所知。

经价格鉴证,被抢摩托车价值930元,公安机关从陈建法处追缴人民币930元赔偿给被害人叶贤美。2008年3月21日,陈建法被浏阳市人民法院以抢劫罪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。

谢永付、刘加强则一直逍遥法外。

为生存孤注一掷

冒那么大的风险,竟然只获得150元,谢永付非常失望,他自认倒霉。一个偶然的机会,他认识了大瑶人王某,据说,王曾先后帮十几名尿毒症患者找到了合适的肾源,是大瑶镇远近闻名的“肾源体”。谢永付一次电话中向他抱怨自己欠下了巨额赌债,王某开玩笑地回答:“你卖一个肾不就解决了。正好现在有个人急着找肾。”

原来,危成龙的姐姐为弟弟换肾的事刚找过他。谢永付却当真了,连忙追问道:“一个肾值多少钱?有20万吗?”王某笑道:“不过就算你无偿捐出,别人肯定会给你一些感谢费。”

王某知道器官买卖是违法的,但被纠缠不过,只好告诉他,家住大瑶镇和平村赖家组的危成龙,被中南大学湘雅医院确诊患有尿毒症,换肾才能挽回生命。他近亲都进行了血型化验,可都不符合捐肾条件。谢永付天天打电话给王某问危成龙家的电话,王某被缠了半个月,就告诉了他,并且把谢永付带到了危成龙家。

之后双方就避开了王某直接沟通,王某也不清楚危成龙到底给了谢永付多少感谢费。2007年10月,谢永付和危成龙经医院配型成功。他们来到湖南省郴州市人民医院,要求做肾移植手术。但却被告知根据我国的人体器官移植条例,捐献只能在亲属之间进行。怎么办呢?危成龙不愿放弃这个难得的求生机会。还是谢永付出了一个主意:搞一张派出所的证明,说我们是姑表兄弟,不就是亲属了吗?

谢永付回到家里,拿出自己的户口本,将盖了户籍印鉴的那一页复印下来,用胡萝卜雕刻了一枚“浏阳市公安局金刚派出所的公章”。又伪造了一纸“危成龙和谢永付系姑表兄弟”的证明,第二次来到郴州市人民医院。医院有关负责人接过证明来看,又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们一眼,答应做这一例肾移植手术。

很快,危成龙顺利地办理了入院的手续。但谢永付却犹豫了。医生提醒他摘除一个肾后,很可能不能再干重的体力活。在病床上,谢永付躺了20多天,也想了20多天,在签字前,他辗转反侧想了3个晚上。想起了家里的种种困难,想起了自己已无路可走。但关键是王某的话可靠吗?万一捐肾之后,得不到社会的捐赠呢?危成龙见他有反悔的迹象,便将好不容易借来的8200元钱装进一个信封塞到谢永付的手里,并苦苦哀求。谢永付将信封打开看了看,终于一咬牙,在手术单上签了字。

2007年11月10日上午7时,谢永付被推进了郴州市人民医院手术室。3个小时后,谢永付的左肾被取出,又过了7个小时,这个肾脏被成功地移植在危成龙的体内。

作为“英雄”的优待

谢永付家本来住在杨花山区,后来在金刚镇丹桂村长坪组买了一栋老房子住下来,两兄弟挤在这栋房子里,做饭的小煤灶就摆在厅屋。不过,谢永付得到捐助后,给家里添置了床、柜子、洗衣机、电视机和饭桌。家里的生活有所改善。谢永付捐肾需要一大笔费用做后期治疗,而弟弟的肺病,也做了大手术,老父亲因为伤痛无法直腰,也需要治疗。这个家的男人,几乎都不能做重活,两兄弟的妻子都在附近花炮厂打工。

谢永付捐肾后,王某所述的社会捐献并没有出现,这使他感到焦虑。为自己治病的事他还多次去找过危成龙要钱。负债累累的危成龙也想尽办法陆续给过他一些钱,一次几百元,或者千余元。问得急了,危成龙便说:“我再也想不出办法了,还是把肾还给你算了。”

问题投诉